新利18娱乐平台

首页 > 正文

御龙在天58

www.farkbookmarksite.com2019-08-16

  如果龙峰一记剑者生存技是因,将会导致什么样的果?在三位战天使看来,无外乎是自取灭亡。

  而在龙峰自身看来,却绝非如此。他之所以要抛出剑者生存技以对强敌这个果,就必然已经想到为何要如此做的那个因。

  为了葵,他不可能自取灭亡!

  为了神隐将军及清影沫少主,还有白山和紫苏,他不可能自取灭亡!!

  为了前世挚爱红颜唐都灵,和她不知囚禁于何处的残魂,他更不可能自取灭亡!!!

  为了替唐都灵报仇雪恨、亲自手刃昔日杀死唐都灵的凶手,他绝然不可以自取灭亡!!!!

  于此,他不可能做出以卵击石的蠢事。他这样做只能说明一点,他有十足的信心,这一招足以抵挡三招同期而至的法者绝杀技!

  刀山剑林的确是剑者生存技没错,而且是最为基本、杀伤力最小的生存技。

  然而,那只是基于初窥门径的剑者而言。初窥门径的剑者,其神魂必然微弱,所以无法支撑其成为一记惊天地泣鬼神的的大杀招。

  如若神魂足够强大呢?强大到可以发挥出剑者必杀技,甚至是奥义技的威力!

  前世道尊的神魂,足以毁灭宇宙,诞生日月星辰。更谈何区区三招法者绝杀技?

  三重掌控对阵九重道尊,初生婴儿对峙茁壮青年,鸡卵撞击陨铁,结果不言而喻。

  三位战天使的笑容尚凝聚在脸上,还未来得及绽放,就感觉到有一睹墙迎面撞了过来。

  当然,他们看不见这堵墙,因为那是龙峰滔滔奔涌的神魂,是万千刀剑筑起的气墙。

  他们只是感觉到了压力。

  就如同他们之前所预想的那样,待刀剑到了眼前,他们只需举手投足就可以轻易化解。他们是这样想的,当然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龙峰要的就是他们的这点自信,盲目的自信!因为盲目,所以盲从。因为盲从,就难免吃亏,难免要栽大跟头!

  噬仙虫从口中吐出一张网;骷颅头摇身一变,幻化成数不胜数的骷颅头,也堆积成一堵白骨骷颅墙;死神收割之镰当胸狂舞,变刀为棍,霎时棍影重重。三位战天使的三件法器顷刻抵上龙峰推出的那堵气墙。

  但是,这堵墙并不像三位战天使预想的那般轻如鸿毛,相反,它仿若大山一般沉重!

  而且,这堵墙的重量还在急剧增加。只是刹那间过去,墙真正就变成了山。紧接着,山又一变二、二变四、四变八,以异常恐怖的势头疯狂地增加着,其重量自然也成疯狂增加的态势暴涨。

  “天神啊,这小子疯了!”是魔天使余祭的声音。

  “这万万不可能!”是掌控天使奉天的声音。

  “我命休矣。”是冥天使允常的声音。

  道者三重掌控可控制天地万物而为己用,比如风雨雷电等等。然而,那也只是为己用之,而不能真正化身风雨雷电。

  龙峰目前修为境界低得可怜,只是一重智者通幽镜,连巅峰镜都未曾踏入。单以修为层次论,道者一重与三重有着云泥之别。但令三位战天使始料未及的是,龙峰是前世九重道尊,其道尊的无尽神魂已然回归。所以即便是一记再也普通不过的剑者生存技,一旦被赋予无尽的神魂为后盾,境界至少也可以突破三重掌控巅峰镜而入四重还虚。

  四重还虚的神魂已然足够强大,气聚可生万物,可为风雨雷电,亦可成山。

  所以三位战天使此刻是在被真正的大山碾压,而且是数量还在不断疯狂叠加的层峦叠嶂!

  嘭!

  掌控天使奉天脚下的地砖顷刻裂成碎片。紧接着,冥天使允常及魔天使余祭脚下的地砖也渐次破碎。他们的脚同时陷进地下,瞬间没至脚踝处。

头发粗细的裂痕出现在骷颅头光滑的额头部位;镰刀嗡的一声断作两截。

  “我说过,三招之内你们是杀不死我的。”这时,龙峰的声音在三位战天使的耳边响起。

  龙峰的声音很平淡,很镇定,也很自信,仿佛他早知道自己会赢。

  三位战天使头顶的威压突然间消失,不,不是消失,只是悬停下来,没有继续再往下碾压。

  但三位战天使深知,只要龙峰愿意,头顶无尽的大山随时可以再压下来。所以此刻听到龙峰发言,他们立刻竖起耳朵听着。

  “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能够赢异族女帝星乙了。”掌控天使奉天回龙峰道。

  “现在知道是不是太晚了些?”龙峰问。

  龙峰并不打算向掌控天使奉天解释什么,因为此时此刻,这一切都毫无意义。

  “我们抢夺不灭之魂并不是为了一己私欲,而是为了整体天神族的利益,这有什么不对?”冥天使允常对于龙峰的无视很是愤怒,继而大义凛然道,“之所谓成王败寇,今日我们输便输了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我却不想听你再说些没用的废话!”

  “杀你们?”龙峰冷眼问冥天使允常道,“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干嘛要杀你们?”

  “啊?”冥天使顷刻懵逼,“你不杀我们?”

  掌控天使奉天也是一脸懵懂看着龙峰,这下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。

  “我说过,今日前来,我只是要要回属于我龙峰的人。”

  龙峰信步走到葵的身边,化指为剑割断捆仙绳将她放了下来,平躺到地上。之后又渐次走到神隐等人身边,一一替他们松绑。

  “而且之前我也说过,如果三招之内你们杀不了我,就放我安然离开。我之所以提出此赌局,只是想一报你们尚未伤害我的人之恩。否则此时此刻你们恐怕就不会只是站在这里,而是要躺在此地了。”

  三位战天使绝对相信龙峰所言非虚。如果龙峰自打一进门就大开杀戒,此刻躺下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龙峰,而只能是他们自己。

  “所以你的赌局依然有效?”魔天使余祭懵懂问道。他心里想的却是,天底下难道有这等好事?明明自己打赢了,却还要装作输了的样子委曲求全。难道龙峰是个傻子不成?

  但龙峰接下来的话却更让他目瞪口呆。因为龙峰说,“当然。”

  他还说,“只要是我出的赌局,我说有效,它就必须有效!”

  魔天使余祭终于明白过来,龙峰此刻绝对是站在强者的立场上,在对弱者表示怜悯。而这,简直就是对弱者莫大的侮辱!

  “士可杀,不可辱!我们不需要你的怜悯!”掌控天使奉天震怒道。

  “我丝毫没有怜悯你们的意思。”龙峰将一边几缕神魂度入尚处于昏厥中的所有人身体之中,一边继续道,“我只是在报恩。你不伤我的人,我自然也不伤你的人。我龙峰不想欠任何人的情。”

  三位战天使顷刻无语。他们知道,如若自己再多言哪怕只是半句,都只能是自取其辱了。

  “当然,我不杀你们,还有另外一个理由。”在等待众人醒转的片刻,龙峰回过头来对三位战天使淡然道。

  “愿闻其详。”掌控天使奉天神情略为缓和道。

  在回龙峰话的同时,掌控天使奉天不由得抬眼看了浴血神殿外广阔的天宇一眼。当他看到空空如也的天际之时,神情又顷刻变得失落。他在心间黯然自语道,“救援为何迟迟未到?浴血神殿今日闹出如此大的动静,难道就没引起一人的注意?”

  他何曾想过,今日御神林的所有人都如同他们三位一样,都坚信龙峰一行必死无疑,所以即便浴血神殿今日被翻个底朝天,恐怕也不会有半个人过来帮手。

  “我之前还说过一句话。”龙峰略顿道。

  掌控天使奉天很努力地回想,却怎么也想不起龙峰之前说过什么值得注意的话。

  “我为你们感到十足的悲哀。”龙峰继续道。

  “我不懂!”掌控天使奉天如实道。

  龙峰对着掌控天使奉天摊开自己的双手,将掌心展示在他眼前,之后继续道,“我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炎帝传承。你们从头至尾都在为着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大动干戈,你说是不是悲哀?”

  三位战天使顷刻震惊,几乎是痛声疾呼道,“这怎么可能?!炎帝传承明明一直都是在你身上。之前在遗忘之海,在炎帝墓穴之中,你可是与炎签下了永世契约,从此与他同生共死。”

  “我与炎签下契约不假,但绝不是永世契约,它也大可不必与我同生共死。”龙峰淡然道,“这些都不过是炎的一纸谎言。只要我死,他就可以获得自由。只是一点,它自己杀不了我,只能假手于人。结果嘛,它自然是成功了。”

  “所以你的确是死过一回了?”冥天使允常难以置信问道。

  “我之前说星乙老妖婆杀了我,这话也是真的,只是你们不信而已。”龙峰再次让三位战天使懵懂不堪。

  “可是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?!”魔天使余祭骇然道。

  “这些现在还重要吗?”龙峰平静道。他回头看了葵一眼,如果不出所料,她应该很快就能醒转。其他人应该也快要醒过来了。

  “炎现在身在何处?”掌控天使奉天问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龙峰收了神魂,三位战天使头顶的压力彻底消散干净。他们弯下腰重新挺直。

  龙峰留给他们三人一个后背,再不看他们一眼。他在等待着葵及其他人醒转。

  “炎重获自由了?”当听到炎失踪的消息之后,掌控天使奉天的精神突然间萎靡下去,兀自嗫嚅道。他挺直的脊背也瞬间弯了下去,乌黑亮丽的头发瞬间华发浸染,“如此看来,我族永生大业举目无望也!”

  “二哥大可不必忧心如此。”魔天使余祭看着掌控天使奉天头顶飞速蔓延的霜雪,霎时痛心疾首道,“就算炎此间逃脱,但要神魂完全觉醒,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,对付起来自然也不会太难,我们仍然还有机会。”

  “是,是,是。只要我们再接再厉,尽快找到炎的下落,一切还是来得及的。”冥天使允常也赶紧劝慰道。

  “我天神族机会尚存,六弟你的时间却不多啦。”掌控天使奉天痛心道。

  “对了,二哥,我突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,却不知有没有道理。”正在魔天使余祭略显哀怨之色之时,冥天使允常突然压低声音对掌控天使奉天道。

  “你说。”三位战天使立刻附耳小声言语。

  “炎是天材地宝,拥有的神魂足以支撑永生而不灭,这一点毋容置疑。但目前看来,想要得到却实属不易。而六哥的身体又每况愈下,怕是撑不过太多时间。既然都是掠夺神魂而熔铸丹药,便是神魂就行。只是炎之神魂可以换取永生,而稍弱的神魂可以换取片刻生命延续……”冥天使允常极小声在掌控天使奉天及魔天使余祭耳边说道,眼神却是很小心地向身后的龙峰瞥了瞥。

  掌控天使奉天即刻会意,微声道,“刚才他爆发出的神魂的确恐怖至极,至少接近道者四重还虚的水平而在我们三人合力之上。如若熔铸,至少可以让六弟再撑过一个甲子的岁月!”

  魔天使余祭也明白过来,只是担心道,“我们败都败了,还能作何打算?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